德国意大利暴走记

又一次坐上了Ryannair 的飞机,这次的目的地是德国 Frankfurt-Hann 机场。上机前称行李时,显示屏一路狂飚到9.7公斤,有惊无险! 暗自庆幸把最重的电源藏在了口袋里。

下了飞机转shuttle bus到了Mainz, Babara已经在车站等我了。虽说Mainz 在德国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,但风景、历史、建筑绝不亚于法兰克福、海德堡这些旅游胜地,尤其是Mainz市中心几条红砖铺的小路,平时很少有车辆经过,清晨一个人在街上走走,看看两边具有德国特色的古老建筑,以及琳琅满目的小店,可谓是悠闲而又不失乐趣。

第二天起了个一大早,坐上了去法兰克福的火车。法兰克福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摩登,但对于从上海来的我来说,并没有太多的新鲜感,可当地的德国朋友都说,法兰克福是德国唯一一个具有那么多摩天大楼的大城市,对于他们来说,绝对是现代化的标志,尤其是那里的shopping mall, 很多住在周边小城市的人还特地跑到法兰克福来购物。结束了一整天的暴走,晚上享受了一下所谓的湖边烧烤,只是一不小心把香肠烤焦了。。。。

第三天好不容易能睡到自然醒,打算在Mainz市内好好逛逛,傍晚品尝了当地最有名的冰淇淋,还有以前从没见过的奶酪馄饨。

第四天去了海德堡,可能是因为旅游胜地的缘故,古堡附近到处都是旅游团,整个景区也相当商业化,真正登上古堡后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,反倒是在河的另一侧远眺密林中的古堡,别有一番滋味。下午有幸参加了海德堡大学艺术系的一堂行为艺术课,艺术作品我是看不太懂,在我看来到更像是一场cooking and eating party….

又是暴走了一天,晚上回到Mainz去饭店好好犒劳了一下自己的肚子,之后又去了当地最有名的酒店,终于尝到了传说中的德国黑啤!!话说在德国买啤酒还真是便宜,我几乎是一天两瓶当水喝(当然,是相对于芬兰而言比较便宜)。

第五天,也就是周五,Babara特地请了事假请我去她的老家做客,我已经记不得那个小镇和那个小村落叫什么名字了,只知道从Mainz坐火车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。Babara的父亲开车到车站接我们,下午我们开车去了小镇附近的一座中世纪古堡,虽然没有海德堡那么有名,但游客稀少,环境相当的清静。

Babara的家是典型的德国乡村独立式三层房子,据说自己动手建的,有一个很漂亮的阳台,站在阳台上,可以看到一大片花园和农场。当天晚上Babara的妈妈特地作了好多德国农家菜招待我。吃过晚饭我们一起去了当地的一个集市,有点类似于上海的嘉年华,有很多大型游乐项目和各种各样的小吃、啤酒。我可以想象对于这么小的一个小镇而言,如此热闹的场景几乎是一年一回,难怪当地人看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烟花表演时居然如此兴奋。

第六天,星期六,一觉睡到了9点!下午babara带我去了当地的一座森林,森林深处有一条小溪,感觉很像当年去过的武夷山某个景区,当然,在德国,这种地形到处可见,当地人只是当作hiking的场所。因为星期天要赶5点多的飞机,当晚早早的就睡了。

第七天,凌晨三点半就起来了,为了送我去机场,害得babara一家都要那么早起来,真是非常的内疚。。。。五点准时赶到机场,搭上了飞往意大利罗马的航班!

梦想中的意大利之旅就这样开始了!

在去罗马之前,就有不少人告诉我南欧不比北欧,治安差得多(这是真的,很多人都有在意大利被盗被强的经历,同住一间房的澳大利亚女孩到罗马的第一天皮夹和护照就被偷了),卫生条件也么那么理想,德国朋友甚至告诫我不要穿特别漂亮的衣服,不要戴金银首饰。尽管已经有了思想准备,可一下飞机,混乱的指示标志,卖票的黄牛,拉客的司机,加上火辣辣的太阳和意大利人蹩脚的英文还是让我多少吃了一惊。好在定的hostel离Termini站不远,没多久就顺利找到了下榻的Alexandria Palace,旅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寒酸,房间还算宽敞,卫生间也还算干净,前台服务态度也不错,要了一张罗马地图便开始了历史古迹一日游。
第一站去了Vatican,考虑到路程较远,原本没打算去梵蒂冈博物馆的,但听说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所有博物馆免费开放,于是就兴冲冲得去了。罗马的地铁人那个叫多阿,要是没有在上海挤地铁的经验,恐怕还真得受不了。
真的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博物馆门口那个队起码有500米长。想想也是,免费参观,是人还不都来了。于是顶着太阳排阿排阿,不由地想起了世博会排队的日子,自从世博会以后再也没有排过这么长的队了。期间不停的有人推销矿泉水、草帽、阳伞、披肩(女性游客穿露肩上衣是不能进入梵蒂冈的)。大约一个半小时后,终于进入了艺术的圣殿,眼花缭乱的壁画、雕塑,和卢浮宫有的一拼,尤其是最后的Sistine Chapel, 震撼之余,有一种空灵的感觉。可惜人实在太多,没有办法细细品味。
出了博物馆,吃了顿意大利pasta和传统的意大利冰淇淋(梵蒂冈附近的餐馆超级贵),按照计划来到了邻近的圣彼得大教堂,又是半个多小时的队伍。。。。这应该算是我在欧洲到目前为止参观过的最大的教堂了,外面看看虽然很一般,只能用宏伟来形容,但内部的装潢可谓是奢华至尽,说她是一座宫殿都不为过,光是在教堂里走一圈起码也要半个小时。让我感到扼腕的是,昔日的宗教圣地,如今去沦为了赚钱的“影视基地”,身边摩肩接踵的游客、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与教堂里悬挂的十字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傍晚时分,又挤地铁来到了Colosseum和Foro, 同样是人山人海。夕阳下的竞技场和古罗马遗址显得格外沧桑。
回到旅馆真的是觉得脚都快断了,打定主意第二天坐公车去市中心的几个景点,外加逛街购物。不料,几乎不如变化来得快,第二天一大早前台帅哥笑嘻嘻的对我说:今天罗马市公共交通集体罢工,你只能步行去Trevi fountain 和Pantheon了。
没办法,只能放弃较远的Pizza Navona了。从主干道一路步行到了Trevi, 和想象中的一样,许愿池周围也挤满了游客,可能是因为游客太多,已经不允许往池里丢硬币了,不过我还是偷偷了丢了一枚。据说在许愿池前许愿,就一定能重回罗马(不过这点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因为我买的是罗马-上海的往返机票,总归是要回去的)。万圣殿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宏伟,很普通的建筑,不过依旧围满了游客。
最后拖着沉重的脚步(真的是走不动了)来到了网上评价颇高的西班牙台阶,多少有点小小的失望,倒是台阶对面的饭店和商店还不错。又吃了个冰淇淋。。。。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怜我,下午四点多,地铁交通恢复了,我终于坐上了回旅馆的地铁!(要是地铁和公交继续罢工,我估计要爬回旅馆了)。

发表在 旅游 | 留下评论

在芬兰学日语的日子

终于报上了一门日语课,本来以为Japanese 5对我来说可能有点难,上了第一节课以后才发现基本都是以前学过的内容,不过老师告诉我这已经是学校开设的最高级别的日语课了。
于是我想那就当是复习吧。老师的态度倒是格外亲切,考虑到我是班上唯一的“外国人”,每次用芬兰语解释完语法后,还特地用英语再解释一边给我听。
和芬兰人一起学日语,我当然是有天生的优势,起码汉字不用学,所以每次他们一笔一划学汉字时,芬兰同桌都会很羡慕的看着我。。。
可是每次做翻译的时候,我就要仰仗我的芬兰同桌帮我先把芬兰语翻译成英语,然后我们在一起讨论如何翻译成日语,有时候觉得不像是在学日语,倒是在用日语学习芬兰语。
有意思的是,尽管芬兰和日本相隔十万八千里,芬兰语和日语在发音上却很相像,同样要区分单元音、双元音、单辅音和双辅音,这对于母语是中文的在我来说是相当困难的。在我目前接触得到语言中,只有三种语言里包含“促音”现象:芬兰语,日语和上海话。。。。。。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值得纪念的一天

今天真是个好日子,

先是同时收到了维也纳大学和斯德哥尔摩大学的交换通知 (两封邮件还都跑到了我的垃圾邮件里)。。。。。

然后在漫长的煎熬般的等待中,终于在广告邮件里发现了British council的回复,去英国实习的签证总算有了眉目。

下午快要下班时意外的收到了international office的邮件,没想到实习经费这么快就批下来了。

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选择,一时都不知道该选哪个了。

总算这个周末可以松口气,不用再订着电脑找签证的信息了。。。。。

今天是3月25日,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isolated life

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

日本的地震感觉离我很遥远,仿佛就像另外一个星球上发生的事

如果连续两天不上网,几乎就会与外界绝缘

对于外界的认知几乎都来自MSN上朋友们的签名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tried ice-skating first time in my life

It’s really unimaginable that I can stand on the ice with plates under my shoes.
but it proved that i’m really really bad at sports that requires balancing~~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无题

今天早上把钥匙锁在了卧室里,钱包、护照、手机全都在房间里,当意识到没带钥匙的那一刻时,整个人都傻了,幸好交通卡在口袋里,否则连坐车的钱都没有。
辗转到了KOAS的办公室,当我哭诉着自己的遭遇时,对方非常镇定的让我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,我哪里还有心情休息,不停的跟他解释所有的东西都不在身边,没有证件可以证明我的身份,但我可以写下保证书拿了备份钥匙两个小时内一定还过来。没想到对方问了一下我的姓名,什么手续都没办就把备份钥匙给我了,还说不用着急跑回去再跑过来,可以下个星期一再还。
原本以为要花钱领备份钥匙或找锁匠开门,想不到虚惊一场。。。。

晚上听说商场打折,于是想去买衣服,的确挺便宜,看上了一条牛仔7分裤,才9.9欧,比国内还便宜,可以34号的那条有点脏,就像问问还有没有其他的,营业员很耐心的帮我找,发现这是最后一条时,又推荐我同样价钱的其他几个款式和号码,我反复试了几条发现都不合身,最后也没有买,营业员一点儿都没生气(要是在中国这样试来试去又不买,肯定不会给你好脸色),最重要的是当我问她那个小点能不能洗干净时,她很诚实的说不确定 (换了中国的营业员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一洗就能洗掉)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重回欧洲大陆

再次回到芬兰感觉像是电视剧里的穿越,从热闹繁华的大都市回到了寂静的北国,每天醒来拉开。窗帘,外面还是白茫茫的一片,偶尔有松鼠在森林里走动。

走在校园的湖边,看着那些熟悉而又久违的小别墅 ,不停地告诉自己,终于又回来。。。。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